返回

san值稳定中(克苏鲁)

第一百四十三章除夕之夜 (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收到了读者投喂的黑猫和a总~很喜欢!

——————————

这个问题是个陷阱。

电光火石间,我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管我回答“有”还是“没有”,结果都一样,是承认自己已经和男朋友上过床了。

所以,正确的回答方式应该是——

我憋了一口气,想装作害羞的样子否定我妈的话,谁知道我沉思的时间太长了,她已经一脸意会地走开了。

我:“……”

看着她非常淡定地开了一瓶红酒,一副不在意我的样子,我再次意识到自己想岔了。

根本不需要得到回答,光是看我的反应,我妈大概已经猜到了事实。

她说那句话,多半只是为了提醒我一下。

我默默地又喝了一口可乐,开始思考我妈问的那个问题。

认真一想,我根本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吧……

之前我对“他们是怎么做避孕的”这件事不太了解——主要是不想深思——但今天我足够清晰地观察到了整个过程。

……不,那根本就不叫避孕措施吧!

我在大脑里反复对自己强调“未成形的胚胎不算生命”这句话,强迫自己不要思考太多。

正常人体内的卵子是有限的,按这个速度计算我体内应该早就已经没有了……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我隐约感到了害怕,只好用美食来转移注意力。

等到我爸把热气腾腾的鸡汤端上桌,大家客气地说了几句祝福,开始吃饭,不过没吃几口,桌子旁边的人就只剩我和阿撒托斯了。

我爸端着碗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相声节目,我妈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乐滋滋地玩抖音。

“老秦你看,冯巩发视频了!”我妈把手机屏幕展示给我爸。

“这才对嘛,这才有年味!”我爸开心地要来了链接,往家族群里分享了过去。

二老自顾自地玩得非常愉快,根本没有理我。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氛围,喝完一碗鸡汤,和旁边的阿撒托斯说话。

“阿撒托斯。”我压低了嗓子,让谈话声能被电视节目和短视频的声音压下去,“我告诉你——我生气了。”

阿撒托斯正在慢条斯理地给我剥虾,闻言抬起头来看着我,把剥好的虾仁递到我嘴边。

“你不能老是这样。”我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说,“老是不顾我的意愿欺负我,我也会生气的。”

他的手抖了抖,又喂了我一只虾。

“所以我决定不理你了。”我冷静地把嘴里的虾咽下去,“除非你在情人节那天想办法哄我开心。”

阿撒托斯:瞳孔震颤。

一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家伙根本就忘了情人节这个东西——当然我也没指望他想得起来。

初叁那天正好也是情人节,我没有过节日的习惯,只是觉得难得能和男友一起过节,便想要跟他待在一起。

本来没打算问他要礼物的。

事已至此,不要白不要。

我心情舒畅地吃完了最后一只虾,离开了桌子,留下表情漠然的阿撒托斯独自坐在原地。

不用想我都知道,他的大脑又死机了。

我妈刷完了抖音,回来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