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咒术回战女性向)在梦里为所欲为之后

第三十三章伏黑惠:性奴 (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伏黑惠度过了他人生中最暗无天日的一段时光。

被关在屋子里,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出去,失去了和外界所有的联系。每天穿着衣不蔽体的情趣服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拉来肏,像个器具一样地被使用着——就像她曾经在他脸上写过的那样,他只是她的专属肉便器。

或者用另一个词,她的性奴而已。

禅院甚尔是除了女人之外他能见到的唯一一个人。女人指使他每天出门,买买菜,采购东西之类的。在v本人需要出门的时候,他负责在屋子里看守伏黑惠。

以伏黑惠现在的身手,绝不可能打得过他,所以这并不是一项多么困难的工作。

可能对于他来说,挑战更大的是另一件事。

从那天之后,女人似乎喜欢上了同时玩弄父子两个。她的道德心和操守低得令人发指,伏黑惠越是在意这层血缘,她越喜欢看他和禅院甚尔共同在她身下动情的样子。

她毫不顾忌地叫着他父亲的名字,甚尔。 她叫着这个名字,随意命令着他端茶倒水,甚至跪下来在屋子里爬来爬去给她取乐。

尽管知道她口中呼唤的并不是那个男人,伏黑惠每每听到,还是会觉得不自在。

禅院甚尔其人,虽然来自所谓“平行世界”,却并没有比那个抛弃他和津美纪的男人好多少。或者说,不愧是平行世界的同一个人,即便面容看起来年轻了一些,对他不耐烦的态度、满不在乎的嘲讽语气,简直和那个人如出一辙。

伏黑惠常常怀疑这个禅院甚尔为什么没死在垃圾桶里,这应该是比较符合他气质的死法。然而事实就是,不知道怎么的,他遇到了v小姐,然后成为了v小姐的东西。

禅院甚尔身上还有一部分让伏黑惠感到陌生,就是他像个贤惠的家庭主夫一样任劳任怨、甚至积极又顺从地侍奉着v小姐的样子。他不会拒绝v的任何要求,且意外地非常擅长厨艺。无论女人提出什么异想天开的食谱,禅院甚尔都会一口答应,自己去学然后做给她吃。

高大的男人系着围裙站在厨房里,那种样子,好像用起烤箱、打蛋器、搅拌碗,比他用咒具用武器还顺手些。

禅院甚尔好像真的考虑过用那条缠绕在身上的咒灵装一些厨具,不过被女人说太恶心了不会吃那种东西做出来的饭,遂放弃。

伏黑惠每天都能听到窗外车驶过的声音。明明呆在离闹市和人声那么近的地方,却好像在水边看着近在咫尺的岸,怎么都无法从波涛里挣脱。

这间明净精致的房子成了他噩梦的地狱和天堂——他在每天无边无际的快感里昏昏沉沉,醒来又昏迷,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甚至渐渐不大能记得起五条老师。

最初他心底还期盼着五条老师能来救他的,可他现在会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世界上真的存在五条悟、或者伏黑惠吗?

v小姐有时候冷漠残暴,有时候又对他非常温柔。他绷不住哭泣的时候,她总会把他拉进怀里安慰,以至于后来他都有点迷恋那种温度。

冷漠的v小姐,怀里却是柔软的,带着淡淡的香味。

每当这种时候,禅院甚尔就会在一边冷笑,故意说点别的话转移女人的注意力。他看不过眼伏黑惠总是崩溃的样子,也不想他因此得到女人的关注。

禅院甚尔对自己这个只小了十多岁的“儿子”,内心只有冷漠和恶意。

v小姐把伏黑惠的咒术和咒力都转移给了甚尔,又“好心”地说,她想把咒力还给他的,但是她害怕甚尔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