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调教练习生(nph)

44.聚会再见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李渊孑听到白苏要出门参加聚会,竟也没什么反应,反倒是从头至尾把她伺候地好好的,连面上的淡妆都是由他代劳,最后要不是她坚持,这人估计都能将她送到会所门口。

这番妥帖之后,白苏上车的时候都有些飘飘然,直到包间里连番调侃埋怨,白苏才将情绪抛到脑后。

“哟,咱们主角可真是姗姗来迟啊。知道的晓得你在温柔乡里,不知道的可以为你失踪了呢。”谢静宜线上没问出个什么所以然,如今一看她面目含春的模样,哪里还猜不出来。

白苏装作若无其事地咳了两声,“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今天这个局是谢静宜费心思攒的,虽然大多都是熟悉的,也有少部分生面孔,也不至于真让白苏下不来台。

“今天不宰你一顿都对不起我的良心。”

“今晚尽管喝。”

起哄过后,包间也热闹了一阵。白苏看着眼前的纸醉金迷,这种日子她是过惯了的,也不过是离了几十天,就突然没劲了起来。

n一把搂住她,贱兮兮地问道:“是不是离了小帅哥们,感觉不习惯了。”

n原是调侃,到没想到听到白苏一本正经地回了个“是”。

“害,要是无聊来公司,事多得是。”

“你就不怕我霍霍你的员工?”

n抛了个媚眼,“你情我愿,你霍霍我都行。”

“算了,我还是先休息一段时间。”

看着白苏兴致缺缺的模样,谢静宜问道:“研究生不读了?”

白苏一愣,抿了口香槟,“不是中介出问题了嘛。”

“有问题还不能解决?再拖可就真来不及了。”浑浑噩噩地还不如出去多读几年书。

“小明哥,她是不是想赶我走?”

“你不会是躲你哥吧,还是你哥要回来了?”谢静宜没管白苏转移话题,一股脑儿问了出来,一旁的n也瞪大了眼睛。

“静宜姐!”

喝多了人也有些恍惚,“好好好,你心里有数就行。”

n反正不懂她们打的什么哑谜,倒是白苏她哥,他也是见过那么一两次的,先不说什么白氏继承人,又是有名的青年企业家。就光说那长相那气质,去他们公司,估计也能排上个第二第叁。

为什么不是第一,太冷了,估计性格也不好,比客户还傲,肯定卖不好。n在这乱七八糟想了一遭,转过弯来差点没甩自己巴掌。

想多了他。

白苏这淡淡得愁绪被迫转弯到她哥的车道,也属实懵逼。说真的,白瑜上一次主动找她还是两个月前,不过发生了那种事,他还能一年半载联系她几次,也真真是尽职了,她妈都没这么关心她。

哦对了,她和白瑜不是一个妈生的。

白瑜母亲死得早,而她妈和白覃露水情缘。白苏也问过她妈,为什么生下她。

“年纪到了,你爸又有钱,光生不用养,白得一好大儿。”

这是原话,白苏觉得还挺有道理。

总之她妈她爸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倒显得白瑜还有点样子,虽然他既冷漠,规矩也多,与别家的哥哥比差得远了,不过对白苏来讲,也够了。

不愁吃穿,躺着都有钱花,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只是这个道理她似乎知道得晚了些……

“烦。”

“别烦了,正好过几天阿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