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社畜每天都在被迫营业

第139页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洗漱完,许尧臣去拆快递。

他这阵子在外面跑宣传,可能是给憋的,又开始乱买东西,一天能下个十几单。他在外地飘,厉扬在家收,一天一筐车,别的不提,跟物业是真混了个脸熟。

许尧臣从杂物间往外挪纸盒,大大小小,堆得山一样。

厉扬啃着苹果路过他,往杂物间瞄了一眼,“画不拆?”

“什么画?”

蹲地上刷刷开箱的人一转脸,看见季莎送他那幅画正妥妥地挨着墙根罚站。

——他还真是给忘了。

“想着等你回来拆,结果一忙,忙忘了。”蹲的腿麻,许尧臣就地坐下了,“劳你大驾,搬出来吧。”

厉扬把剩下半个苹果递给他,进去拿画,许尧臣也没嫌弃,张嘴把另一半啃了。

季莎包得仔细,牛皮纸不松不紧,外面一层美纹胶带骑缝粘着,笔直笔直,没十年强迫症都粘不出来的水平。

许尧臣和厉扬一人拆一面,撕拉撕拉几下,把牛皮纸五马分尸了。

这幅画……许尧臣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后退五步,能看出来是一支略抽象的玫瑰,左侧是腾起的火焰,玫瑰的左一半已经被大火炙烤得蜷曲,但右侧却延伸出一枝新藤,像着破云而出的光的方向。

季莎对画面的处理是用色块堆叠,站近了看就是一坨无意义的强对比色,一层一层抹上去。譬如那看似难解难分的红,细瞧之下却是深浅不同的十几种红叠出来的。

右下落款是07年。

季莎当时正读高中,也恰逢她父母离婚,闹得鸡飞狗跳。

“笑什么?”

厉扬在艺术上的造诣堪比许尧臣的厨艺,能看明白是什么东西,却领悟不了精神。

“怪不得还能看出点具象的东西来。她现在的画,啧,属于那种你也不好意思说你看不懂,但确实看不懂的玩意儿。”许尧臣很轻地碰了下早已干涸的油彩,“她想跟我说,浴火重生。看见没,那束非常圣洁的光,嘿,是你啊。”

他尾音咬着点顽皮,厉扬却不想跟他逗了。捋捋他的短毛,说:“想挂起来吗?”

许尧臣歪着头问:“挂哪?”

“挂咱客厅里?”厉扬扭头看一眼,挑拣了下,“走,把白春楼那个取下来。”

许尧臣撇嘴,有些不舍得,“听说那位画家现在动笔就是上百万了。”

“他这可不贵。”厉扬说行动就行动,魔爪已经向老友的爱心伸过去,“动笔上百万那位,是他夫人。这一幅,是他追求夫人时,疯狂临摹的其中一张。”

许尧臣十分震惊,“白总可真是深藏不露。”

“男人么,追求爱人时,总要干几件失去理智的事。”厉扬站上高背椅,取下画,将季莎的挂上去,问,“正吗?”

许尧臣端详一下,道:“正。”他退后几步,手垂着,看那画及画一侧的人,“哥哥,你信玄学吗?”

“偶尔。”

“我今儿有点信,”他指那画,笑起来,“兴许是个好兆头。”

第83章

“我是程艾。方程,也就是你们熟悉的许尧臣,是我和已故前夫方远的儿子。我前夫当年因经营不善而陷入债务纠纷,媒体的过多曝光使我们的生活举步维艰。为了让儿子能拥有正常人的生活,我们选择为他改名换姓,过继他人。这么多年过去,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将真相坦白,是因为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