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里的雪山静悄悄

七十四、横看成岭侧成峰 (1/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赵文犀说晚上的时间还是他的。

赵文犀说,晚上的时间,还是他宋玉汝的。

听了那句话之后,宋玉汝就开始魂不守舍,坐立不安的,他觉得自己都能体会到罪犯等待审判的心情了,这也太折磨人了。

晚上赵文犀做了一桌美味,宋玉汝都吃得食不知味,倒是还本能地想着要收拾碗筷,却被许城抢了先,冲他挤眉弄眼地,让他去旁边歇着去。

宋玉汝心里一暖,又是一羞。逢到哨兵们巡山回来,独占赵文犀那一天,大家都会很照顾那个哨兵,哨所里的活儿都免了,有充裕的时间可以和赵文犀亲热。宋玉汝今天也享受到了哨所同袍们的关爱,可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更准确的说,自己能干些什么。

他坐在哨所里,看到大家都在忙忙碌碌,一时间竟生出一种,只有自己一个人闲着,有点罪恶,是不是该帮大家干点什么的感觉。或许这就是集体生活对人的同化吧,在集体里,总觉得自己做得贡献不够多,不够大,就没有资格继续留在集体里。

“玉汝。”赵文犀清冷的声音将宋玉汝从胡思乱想中惊醒,他回过头,赵文犀已经坐到了他的身边,“把衣服脱了。”

赵文犀说得太自然了,以至于宋玉汝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看宋玉汝那呆板的样子,也知道想让这家伙主动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赵文犀决定还是自己正面上,给宋玉汝一点压力。

宋玉汝反应过来之后,就匆忙站起身,因为起得太急,差点把凳子顶倒,赶紧拿手捞了一下,然后往后拉开,才站稳了。接着他脱去了身上的毛衣,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裤子。

赵文犀特地没说话,甚至没去看宋玉汝,反倒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一副老干部要看报纸的做派。幸好宋玉汝还不是那么木讷,虽然中间犹豫了几次,还是脱得一干二净,赤条条地站在了赵文犀身边。

“冷么?”赵文犀关心道。苏木台哨所柴火烧得旺,屋里很热,不过毕竟是天寒地冻的白陀山脉,脱光了还是能感觉到从各处缝隙里渗入的一丝寒意。

“不冷。”哨兵比向导的体质强得多,赵文犀能察觉到寒意的温度,对哨兵们来说已经足够热了,那一丝寒意对他们来说反倒是难得的凉爽。哨所里其他几个天天都是背心裤衩甚至光膀子呆着,宋玉汝自然也能轻易适应这个温度。

只是眼下宋玉汝比光膀子还更进一步,直接就光腚了,赤条条站在哨所正屋的最中间,就站在桌子边,仿佛特意要给哨所里所有人看一眼,这种羞耻感对宋玉汝来说就有点太突破自我了。

好在哨兵们似乎都没有关注他在干什么,仍是各做各的,让这种羞耻感有所消减。其实宋玉汝暗中观察了这么久,早就发现了,平日里到了独享那一天,无论跟文犀玩的多激烈,大家其实多半不会刻意去旁观的,只有发现没见过的新花样,想偷师一手,才会看上两眼。

而且在哨所里也是有偷师链的,站在顶端的无疑是秦暮生,只有大家暗自琢磨“哦还可以这样?”“还能这样??”“这样也行???”的份,很少有什么能让他都没见识过的。之后就是许城,虽然看着斯文,却是一肚子花花肠子,也只有他偶尔能让秦暮生露出“我怎么没想出这么骚的招数”的眼神。敖日根和宋玉汝则是学习链的最底层,敖日根是明目张胆地瞪大眼睛勤奋学,宋玉汝则是暗搓搓不放过一处细节背地里琢磨。至于丁昊,他的段数其实和敖日根宋玉汝差不多,但是他身为哨长,比较深沉,平日里不是锻炼就是忙活哨所的事情,好像对大家的招数都不感兴趣。不过,宋玉汝暗中观察发现,丁昊的学习进度也丝毫没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