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的观赏鱼(骨科h)

傲娇与正见(3) (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一周快过去,景诚并没走。

六叔把猫和车带了回来,心怡的手脚最后都被包成了个粽子,家庭医生说最好静养两天。刘宛之对这件事的态度是,心怡太不小心,然后答应给她亲自煲汤补充营养。那人自始至终都还没有辩解一句,所有事都和他无关了。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

讲台上的数学教师还在重复讲述上一道题的另一种思路,整个教室都十分安静,只有偶尔笔尖唰唰的声音。景诚个子很高,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晨光洒在他的侧脸,五官仿佛精心雕刻的塑像,连睫毛投射到眼睑的一片厚重阴影也清晰可见。

只是手指间飞快转动的铅笔显示着主人的心不在焉。景华耀昨晚忽然来了电话,问他在港城还否习惯,要是觉得不适应,那他立马让人安排他回澜城。电话那头,他听到了一阵咳嗽声,还有离得很近的轻细女声。

他说不用,挂了电话,看着手机上那串号码一阵冷笑。

还是,在这里比较有意思。

想起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柔顺的及腰黑发遮住了窈窕的曲线,埋在那女人怀里委屈抽泣,接过纸巾的时候,一双鹿眼时而怯怯的,朝他所在的位置若有若无看过来。

或许只是一分抱怨和九分掩藏的憎恨。

饭桌下,他来回摩挲着拇指骨节,将它掰出声响。很想,警告她,别再用那种眼神看向自己。

再给她一次机会。

***

周叁早读课,是心怡昏昏欲睡的平常,光是听着复读机一般的声音,她的睏意就回潮了。正单手撑在桌上瞌睡,忽然听到教室后门口一道爽朗的声音。

手啪地一下滑落,突如其来的报告把她吓了一跳。不由得转过身,心怡咦了一声,发现这人高高的,穿着短袖短裤,朝她走了过来。

看清了些,正是同意她进群的王天明。

而王天明并没有像那天在运动场上注意她,似乎跑出一身汗,热气蒸腾,他一边走边旋开矿泉水瓶,猛地灌了几口,半瓶水就没了。心怡看到水汇成痕顺着他还算好看的下颌,划过仰头时显现的两侧脖颈凹线,一道道没入了宽松湿淋的敞口。

在他将塑料瓶捏得变形,发现自己之前,心怡转过了身。

高叁的课程安排得满满当当,但在港城最好的私立高中,学校极为重视学生身体素质,明文规定不许主科教师占用其他课节。

所以一到周叁下午,尤其是英语课最末尾的那几分钟,教室里就开始暗暗沸腾了起来,颇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因为下节课就是体育课,对于所有班级来说,激动程度不亚于放假。

下课铃一响,一窝蜂的抢在英语老师前面跑向操场去了。

除了几个做作业刷题的同学。

许小颖把今天的周报给写完最后一道题,舒了一口气,抬起头却发现还趴在桌上的心怡。她看了看手表,还剩两分钟。

“嘿,要上课啦。”

心怡听到她的话,睁开迷糊的双眼,慢半拍地笑了笑,“你先下去吧,我去厕所一下。”

许小颖只好先走了。

心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回到这里,她每天都好像怎么睡也睡不饱,一下课就要补觉,或许只是这些课程太让她头晕了。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她都不喜欢体育课,尤其是那每次都要来一回的八百米绕圈。

磨蹭到最后一秒预备铃声响起,她才走了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