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的观赏鱼(骨科h)

到底是谁欺负谁。 (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刘宛之不在家,心怡一点也不奇怪。

等到她吩咐下人将房间统统换洗一番,再度洗一遍澡下楼,两个人正坐在那聊天。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微微迁就弓着的背,还有t恤上方露出的一截脖子,很白,是那种不太健康的冷白。

神情专注,腿上趴着什么,而他正用纤长的手指,慢慢的,耐心的给那东西顺着绒毛。

坐在另一方的刘宛之千方百计和儿子寻找共同话题,眼睛看着那只奶猫笑着问些他什么。

母慈子孝。

有够扎眼。

她故意将凉鞋在楼梯上踏出一种刺耳的声音来。

刘宛之听到,朝她看去,眼里瞬间带着些明显的不赞同。

而另外一个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一般。

直到她走到了沙发处,才抬起那张清隽的脸,对她打了个招呼。

心怡憋着不痛快,眨眼睛却改变了主意,在刘宛之紧张的神情里,她笑了笑,“哥哥,这是你新养的宠物吗,真可爱。”

她这声刻意甜腻的称呼,叫剩下的两个人都好似诧异住。

很短暂,还是被她捕捉到的细微表情。

心里有着讽刺,她坐到刘宛之的旁边,非常亲昵地挽住她的手臂,靠在她身上,还仰起一张漂亮脸蛋无辜地等着他回答。

景诚的嘴角几不可察地抽了抽,最终也没否认,淡淡地嗯了一声,回答之前,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将手放到了已经被吹洗干净的猫咪身上。

而那小兽仿佛还没从受惊的状态脱离,乖乖地蜷缩着,趴在他的裤面上,犹如死物般安静。

心怡啧了一声,自找没趣,他要养那只来历不明的猫,而刘宛之也绝不会做出反对。

一想到以后家里又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她就觉得烦闷。好像她正在被一步一步排除的边缘。

正要往外走,被刘宛之喊住,“要开饭了,你去哪?”

心怡脚步未停,“就在院子里逛逛,要是吃饭还没回来不用喊我了。”

她在家里习惯穿宽松的短裤,两条细细的腿在裤腿里打得笔直,走的快了些,均匀细腻的一点腿肉便跟着轻微颤动。

像是湖面上漾开的涟漪,一点一点消失。

景诚将视线默不作声收回,过了一会,往楼上去了。刘宛之本还想说什么,她的麻友打电话来了。

暴雨后的初秋傍晚,空气并不潮湿,甚至有些闷热。

她出了大门,漫无目的地走在光滑开阔的石子路上,多少年了,从来没有休整过,但现如今还很平滑。

马路很宽,一侧是风格相近的一排大宅,从巷尾的她家算起,走到巷口大概要半个时辰。另一侧是每家幽静的私人空间,郁郁葱葱的香柏,杨,松树,高大的行道树,以及各种绿植。会出现偶尔一两只动物也不奇怪。

上个世纪末修建在这处偏远的郊区,风格却老旧得仿佛几百年了。

心怡看着前方,心里想着有的没的,溜了一圈,一个人也没见到。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大概他们已经吃完饭,悻悻地打道回府。

下意识转身,还未动作,便似被一股劲风拖拽,身子猛然向右倾,双脚也离地,心怡还在惊恐之中,却发现被一个又高又瘦削的身影横抱了起来。

她瞬间怒意爆发,然而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人,已经被放倒在地。

这是通向她家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