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火葬场男主拯救手册[快穿]

第254页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诶?”箬竹惊得赶紧想拦他,但已经晚了,“你怎么就这么把它毁了?”

“你不是说不喜欢,不要了吗?”风遥道。

箬竹面色有丝丝尴尬,好像确实是她先说不看的。但随即又转念一想,她有什么好尴尬的,只要在风遥面前,有错的就绝对是狗东西不是她,遂义正辞严:“不喜欢是一码事,但不代表就要毁掉啊。”

“比如说这盘荔枝吧。”箬竹指了指桌案上小碟,“我现在不想吃,是因为觉得吃多了容易上火,一次不能吃过多,可也许我明天或者后天还是要继续吃的,怎么能够直接就倒了呢?”

风遥听她一席话,如听一席话,自我琢磨着若有所思,最终得出结论:“所以阿竹是喜欢刚刚话本上那个桥段的,只是觉得有些过分上头,暂时不看?”

箬竹一时无法反驳,愣怔间,人已经从仰躺风遥怀里的姿势,变成了平躺在软榻上。

风遥学着话本子上男主对女主做的事,抽解下她腰间红色飘带,缠绕手腕间。

箬竹骤然瞪大眼睛,等她慢半拍反应过来现状,手臂已经被捆缚着举起压在头顶,一动不能动弹。

她不禁大骂:“狗东西你干什么?!”

风遥俯身亲吻她鼻尖:“阿竹喜欢的东西,为夫自然要竭力满足。”

她喜欢什么了?!

箬竹又想咆哮,可旋即想起风遥方才的话,百口莫辩,连连摇头:“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而深情款款的吻已经铺天盖地落了下来,未系腰带的衣衫被手指轻轻一挑便散落两侧,清风拂过肌肤挟来丝缕清凉意。箬竹想按住他不安分在身体敏感处勾挑的指,可自己一双手被束缚着,心有余而力不足。乃至想要破口大骂,先行溜出喉咙的也只是几声细碎闷哼。

她急促喘着气,总算艰难地断断续续吐出一句完整的话:“狗东西!我的腿还难受着,你别嗯……”

风遥垂望下来的目光湛湛,盈满爱慕与欲念:“阿竹,我们已经三天没吃肉了……”

“……”把们字去掉可以吗?

箬竹偏头气鼓鼓躲开他的吻,但微微向上拱起的身体却在诉说着另一番渴求。而两侧脸颊也不知被气憋的,还是另有缘由,从桃花儿色慢慢变成破了皮的樱桃色。

她一遍遍在心里暗骂,自己这都是什么时候被调`教出来的破毛病,真就半点矜持不起来。

沦陷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风遥随手甩了最后一件里衫,银白长发滑落肤色莹白的肩头,他缓缓俯身……

蓦地,枕侧有微光闪烁,是箬竹的水镜。

两人同时神情一顿,水镜那头呼叫得越发着急。

“是连翘的消息。”箬竹道,“她好像是有什么急事,你快,把我这解开。”

风遥满脸是兴致被打搅的不满,但到底是听话地解开了箬竹手腕飘带。

箬竹瞥见他神情,一时竟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该幸灾乐祸,拿过水镜在下榻之前往他小腹微微向下的位置飞快掀了一眼,憋住想要捧腹大笑的冲动道:“青天`白日的,你也怪不到连翘头上是不?要不你自个儿解决一下,我可以给你叫冷水,但千万记得稍微节制些,别自己弄虚了。”

说完便比猴子还快地扯过衣服穿上,跑了出去。风遥望着她轻快背影,哪里有半点腰腿不适的样子。

箬竹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从殿外走进来,并非她存了躲风遥的心思刻意拖延,而是连翘这回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