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保姆

13、腻了我(骑乘) (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最后江衫屿在张绪的坚持下敲响了都雪聂的门铃,是的,都雪聂由于过于生气直接把门给锁上了。

江衫屿说道:“都雪聂,我们走了,这次多谢你了!”

门里没人应声,江衫屿朝张绪无奈的拜拜手,见张绪表情沮丧,情不自禁的亲了亲张绪的脸颊说道:“我们走吧,她兴许有什么事情呢?”

张绪早已经习惯了江衫屿动不动就亲他的亲密举动,回头看了看紧闭的门,只好跟着江衫屿回家。

张绪坐在车上想了想还是说道:“江先生,我这次是去药店买些东西,但是没想到差点被人绑架了。”

江衫屿见他这个语气就知道他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绑架了:“最近就不要出门了。”

张得南透着玻璃看着眼前的烟花,背后是具温热的身体,男人正把他按在落地窗前肏着,江夜渚仿佛是与他有着做不完的爱,从桌上到地毯上,又从床上做到了这里,张得南被他肏干的的神智迷乱,淫水流的到处都是。

可张得南脑子里却想着,如果江先生结了婚后会和那个她一起做到天昏地暗吗?先生会像看他一样那样看着他的妻子吗?那么到最后,先生还会记得他吗?

也许是今天的氛围是这么恰到时候,又也许是他和他做爱做的昏了脑袋,张得南哑着声音:“先生,你什么时候会腻了我呢?”

他简直要被这种情绪折磨疯了,他不能想象以后会发生什么,以后的先生不会和他一起生活,也不会记得他。

他从小就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外出打工、一个人独自踏着夜色回到出租屋,突然他的孤独里闯入了另一个人,甚至从一

开始他就知道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意外,可一个人的心怎么会像铜墙铁壁那样刀枪不入呢?

他觉得自己真是自私透顶了,想着要是先生是他一个人的先生该多好,可是他就像一个玩笑,奢求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江夜渚掰过他的脸,亲吻这他湿嫩的唇珠:“我怎么会腻了你呢?”

张得南尝试反驳道:“可是,先生,你要订婚了。”

江夜渚还以为他在伤心什么呢,不在意的笑了笑:“那又怎样,我甚至都不认识那个女人。”

张得南哽了一下,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难道还能质问他,既然都不认识哪位小姐,那就不要娶了。

他发现自己没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