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寨主到女皇

第252页 (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四名男傧相:温有容,宗亲葛岳,沈慎,大内高手。

四名女傧相:葛县主,葛淼之妻,守备夫人,尚书夫人。

葛谨风面沉似水,脸上一片麻木,实在是被风潲的脸都快冻僵了,大成殿前面是宽阔的广场,左右两边的房子比大成殿的基座矮一点,不挡风。

商鹿一张嘴被灌了一嘴风,但他热血沸腾,不觉得冷,等众人走到近前,文蜀按照制定好的礼制跪在一尺厚的拜垫上听封时,展开旨意高声宣读。

译:道德美好,纯洁善良,武功在天下间上数,而且师承于老天王,昔日是先帝钦封的太子妃,平定叛乱身经百战,天王深感夫妻恩义,决定与她并称天王,以示功勋盖世。

文蜀通常装的出处乱不惊,今天绷不住了,震惊的虎目圆睁,盯着葛谨风,被寒风吹的落泪。

感动不已。以内力将低语送到他耳边:“好风郎,将来你我一统天下,并称二圣,足以流芳千古,做万世楷模。”

葛谨风郑重的点点头。

还有四十年时间,不管儿女情长,专心一统天下,听起来能成功。

男女傧相和群臣哗然,嗡嗡的低声议论。

葛岳嫉妒的眼睛都红了,气的手脚发麻,只觉得天王败家,把权力交给一个外人,自己再不干点什么,以后哪还有长辈的分量,这娘们更不把自己当回事了。之前群臣骂她,这几天又说天王对她不满,要对她之前的坏事秋后算账,这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长了。

他往旁边移了半步,猛地按住文蜀的后脑勺:“你怎么不磕头谢恩!”

文蜀还在感动中,下意识的闪避,站起来回身一掌。

葛岳只觉得身子一轻,腾空而起,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

地上掉着几颗大牙,喷溅状的血液。

以前是神捕现在是大理寺正卿的沈慎眯着眼睛看的清清楚楚,心说:赌二十文钱,他下巴和脖子一定骨折了。可惜所有人都知道我说得准,他们都不跟我赌。

文蜀打完人才反应过来,迅速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厉声呵斥:“我还以为是刺客呢!你这厮不要装死!起来说,是不是妄图行刺我?是不是勾结外国?抢亲才按着人磕头,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反常!”

葛谨风心中恼怒万分,突然想起上次大婚时她说的话,忍俊不禁,感觉寒风都不那么冷了:“哈哈,见红见喜。道难,不要误了良辰吉时,”

我需要一个嘴甜懂事当花瓶妆点宴会、对朝政闭口不语,对我的任何决策鼓掌叫好的宗室。他以为他是什么身份?换两个试试,总有人能做到……或者不用宗室,何必拘泥于血脉呢。直接用刘山人和参军戏的戏子,他们最伶俐,只要不偏宠偏爱,可以长久的逗趣,行军打仗时带着也可以解闷。

地上的死尸被内侍们抬起来弄走。

文蜀上了台阶,伸手握住他冰冷的手。

回望陛阶下的群臣,以商鹿为首,真乃世间英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