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倾家荡产后,我重生了

第108页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辰生有得吃有得玩,很快就把那夜的事淡忘了,又把杨婉儿当成了自己的好表姨。

这事后,杨婉儿到苏运和那去就更加谨慎了。

*

第二年,春三月。

春闱结束过后,槿婳就一直在等穆子训的信。

到了四月中旬,她生日的前几日,才收到了穆子训从京城寄回来的信。

穆子训在信里告诉了她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

坏消息是:他这次的春闱又榜上无名,齐盛亦名落孙山。

好消息是:天子为庆太后七十岁生辰,特开恩科。

他和齐盛皆打算留在京城,明年参加恩科。

简单的说,三年一次的春闱是常规的考试,是正科,恩科就是在正科以外的加考,让落榜的学子都有再次中试的机会,以显示皇恩浩荡。

槿婳接到这信,喜忧参半,喜的是朝廷开恩科,穆子训身子无恙,忧的是穆子训又落榜了,回不了家。

说好等桃桃会叫爹时,他就回来的。如今,她已教会桃桃喊爹,穆子训却又得再过一年才能回乡与家人团聚。

槿婳捧着信一时失了神,穆子训没有如期回来,她心里空落落的。

姚氏拿起了穆子训随信托人送来的粉色锦盒,交到槿婳手里道:“这是训儿给你的礼物,你不打开看看。”

穆子训在信尾提到了她的生日,这绣着芙蓉花样的锦盒里放着的,就是他给她的生日礼物。

槿婳心事重重地打开了盒子,眼前忽然一亮。

盒子里放着一对银镀金点翠珍珠耳坠。

耳坠上的点翠玫瑰花层层叠叠,栩栩如生,坠上的南珠则饱满圆润,光泽细腻。

不管是材质和做工这对银镀金点翠珍珠耳坠都属上佳。

玫瑰和珍珠,乃是槿婳的心头好呀!

她一下子笑了,甜蜜地道:“亏他还记得我喜欢这个。”

“快戴上看看。”

姚氏催着,拿起了耳坠,亲自替槿婳戴上了。

“娘,好看吗?”

“好看,太好看了,咱子训的眼光错不了的。”

姚氏啧啧地夸道。

站在一旁的丫鬟也齐齐夸了起来。

槿婳让丫鬟取来了一面镜子,仔细地照了照,越照越觉喜欢,心底里对穆子训的那点怪怨也淡了许多。

此时,杨婉儿拉着辰生的手进来了。

见屋子里这般热闹,姚氏也在,杨婉儿先给姚氏行了一礼,又看向槿婳道:“姐姐,是不是姐夫高中了?”

“高中倒没有,天子开了恩科,他明年还要考呢!”槿婳放下镜子应道。

杨婉儿一下子注意到了她的新耳坠,走上前来:“姐姐,你这耳坠是哪买的?也太好看了。”

“不是买的,是你姐夫托人从京城里送来的,咱们城里怕是没有这么好的工艺师,做不出这样的耳坠来。”姚氏道。

“这也不一定,儿媳记得李记有个姓汪的老师傅就有这么好的手艺,娘你的那只金丝如意点翠手镯不就是汪师傅打的吗?”槿婳提醒道。

姚氏这才想起了去年春节时,穆子训送他的金丝如意点翠手镯,连声笑道:“没错没错,但我瞧着这工艺比那汪老师傅好得多了,又是从京城来的,京城的东西,总不是咱们这可以比的。”

“大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