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送你一把钢尺

第61页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五千块

辛悦睁眼的时候,窗外已经暮色四合。

她揉着眼睛爬起来,眸光扫了一圈没看到人。

睡得口干舌燥,嗓音有点哑:“周加弈?”

醒来人就不见了,她有点慌。

没人应。

公寓就这么点大地方,厨房、小客厅、卧室,还有阳台都是连在一起的,连个隔断都没有,一览无余,藏不下人。

除了一墙之隔的卫生间。

辛悦才喊完人就转头看向阳台。

周加弈的晾洗衣服都好端端挂在杆子上,一件没少。

还好。辛悦微微舒了一口气。

衣服在,说明不是收拾行李去那劳什子的小男孩家里,可能只是出门买东西了。

这样想着,她趿拉着拖鞋走向卫生间,准备掬一捧冷水醒神。

嗯?

辛悦止住了步子。

卫生间的门紧闭,隐隐约约还有点窸窸窣窣的声响。

再一看,周加弈的帆布鞋还摆在大门口。

没走?在卫生间?

那里面传出的水流一样的声音……

辛悦脸一红,拔腿就要退回床铺那里。

“吱”,卫生间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在辛悦还没来得及转开的视线里,是周加弈滴着水珠的头发,湿漉漉的t恤,和淋透了的裤子。

“你在里面干什么了?”辛悦上下打量他,“你洗澡不脱衣服的吗?”

周加弈一甩头,短发上沾着的水珠就如同物理课上,叶成林做实验的小弹珠,通通做了离心运动,四散溅开。

不偏不倚地飞了辛悦一脸。

“不要甩!”辛悦抹了一把脸,“都飞到我眼睛里了!”

接着,她闻到了掌心里有淡淡的檀香味,似曾相识。

“你卫生间的镜子多少年没擦了?”周加弈把头发往后脑勺耙,“积了厚厚好几层灰,亏得你一天照几回也不嫌模糊。”

他边说边往阳台走,拿了条毛巾擦头发。

辛悦错过地板上的水渍,小心翼翼踮着脚尖,扒在门上往卫生间里看——

洗脸池上方的那面镜子在灯下熠熠闪光。

还折射了几道光,晃了她的眼。

“好干净,”辛悦走进去,拿指腹摸了摸镜面,“一点点灰尘都没了。”

她扬声问周加弈:“你拿什么擦的?我每次擦都是无用功。”

下一秒,她看到有什么躺在镜子下面。

那是一管牙膏……哦,曾经是。

如今的它,可怜的小身躯被完完全全挤尽了,一滴不剩,小小一团蜷缩在台子上,可怜,弱小,还很无助。

“周加弈!”辛悦捡起牙膏就往外跑,“你用我牙膏擦镜子了?”

“嗯,”周加弈站在空调口下面吹头发,“还挺好用的,蘸湿了去抹镜子,水再一冲,干干净净了无痕。”

很好,辛悦想,她现在明白,为何刚刚甩过来的水滴会有檀香味了。

“大哥,”她托着牙膏的尸体,向周加弈比了个大拇指,“我卫生间里好几条牙膏,你一眼相中它,眼光独到。”

周加弈把t恤领口往上提,好让空调风灌进衣服里:“那几条牙膏里,就它一个外包装上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