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嘉嘉斗( 金三角卧底 h)

摸奶检查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被发现前几天,她有没有不太正常的地方?”

小五怀孕,属于内部核心消息,不会轻易流出,连周招娣都有所耳闻,可信度更不高。但其他的有可能为真,直觉告诉檀永嘉,眼前这个叫周招娣的女孩肯定知道些别的。事实上,她猜的没错,周招娣不仅知道点别的,还见了小五最后一面。

/

四天前,休息室。

晚上九时,周招娣陪客人喝完一轮,客人没点台,她今晚不用陪睡,原本想散散酒气,一会就去医院给檀永嘉陪床,谁料这时,门铿锵一声打开,鉴于前两次纪仲升和左则诚给下的不良印象,她这次快速起来,思忖自己这次躲过的可能性有多大。

来的人正是小五,她早没了昔日光彩,头发乱糟糟,跟鸡窝一样,脸和裸露出来的身体,没一处可叫人直视,伤口又被人倒了辣椒水,走动间飘过一股血液凝结发酵,又和辣椒籽掺和在一起的恶臭。

周招娣认出小五,是因为她耳上那双瞗凤翡翠耳坠。

她使出所剩无几的力气,死死拉住周招娣,像溺水的人扒住最后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你一定要告诉永嘉,叫她带我回去。”

周招娣不明所以,下意识啊了一声,然后,就是左则诚带着一帮人赶来,把小五搞走。

到小五死,周招娣再没见过她。

/

“告诉永嘉,叫她带我回去。”

但檀永嘉也没能细问下去这句话什么意思,正如那天左则诚抓走小五一样,纪仲升也做了她的不速之客,而给她检查心脏的也不再是医生,变成了权赋停。

他要求她脱下衣服,以便他检查仔细,檀永嘉没反抗,顺从解下病号服,解到一半似是想起,旁边还站着个纪仲升,他的旁边又有个戴献章。

她身骨挺着,眼睛一错不错盯着那两人,“麻烦两位,回避一下。”

“我不回避,你要如何?”

那一刻,一切推倒重演,她又闻到他身上克制内敛却又控制欲极强的乌木香,一如那天中弹的码头。

檀永嘉攥着被子的手指泛白,似乎酝酿什么困兽之斗,可最后,她只是接着去解剩下的半副扣子。

“不能如何,命都是你救回来的,你指望我能做什么?”

她看起来真没那个与他争辩的心思与力气,任谁都很难将眼前这个失魂落魄的女人与前几日信誓旦旦相信未婚夫来救自己的女人联系起来。

病号服松松垮垮,只拆开一半,中枪的位置与乳房处于一条平行线上,缝合好的伤口中规中矩,像一位迂腐老先生,唯有新生出来的一点鲜肉粉嫩穿插其中,中和这些狰狞。

泰国场子里不缺脱衣舞的小姐,也不缺大胆挑逗拉客的娼妓,但她们加起来,都没眼前这个女人一半的天份。

随随便便解个衣服,都能把男人兽性的门阀值拉到最高。纪仲升的角度,可以清楚瞥见她剩下的半个奶头,第一感觉就是粉,像是谁刻意颜料稀水,点上去的。乳头周围密布的群群冷颤,就是精心而作的山峦。

那不适似乎会传染,纪仲升略瞧几眼,便觉心口突得一跳,他很少这样,但很快,他就摸清了源头,女人肤白粉乳,色彩饱和度高,冲击力大,不适很正常。

下一秒,权赋停把人严严实实挡住,开始检查,又过了一两分钟,检查完毕,他往后退一步,人依旧被遮得严实,可纪仲升的不适并没有因为瞧不见对方而减轻,相反,有加重的趋势。

“线口再过两个星期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