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王他只是个路人甲

第177页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林清虞温声解释:“不是的,就是感冒了。”

好你个喻郗,关心他也不关心我。喻臣冷哼一声,重重地盖上盒饭。

喻郗吸吸鼻子,委屈道:“你骗人,你还想骗我,我都想起来了,你就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的。”

林清虞心疼他的眼泪,“很快就会好了。”

喻臣又重重冷哼,“我走了,这里有监控,你们悠着点。”

“还有,喻郗,晚上不准跑过去和他一起睡!”

“凭什么!”

喻臣:“凭你踢被子磨牙打扰别人睡觉。”

还没结婚就想和他弟弟同床,林清虞你想得美。

“我才不磨牙!”

喻臣冷淡:“哦,那你踢被子也不可以。”

“晚上我会看监控。”

无情地把小情侣一起睡觉贴贴的机会破坏,喻臣心情很好地拂袖离去。

门关上,喻郗巴巴地坐起身,探出手摸了摸男人瘦削的手腕,“林清虞,你疼不疼呀?”

喻臣虽然说话毒,但到底没有让他们床位隔得远远的,两个床位只留了一个缝。

林清虞牵住喻郗的手,晃了晃手哄他,“不疼。”

“你怎么总是骗我,疼要说的。”喻郗心里难受,“你看你嘴唇都白了。”

“这样吧,你说实话,我亲亲你好吗?”

林清虞眼睫毛颤了颤,脸红了,他似乎是不敢去看喻郗的表情,转而把脸埋进喻郗的手里,闷声:“少爷,我疼。”

喻郗心疼的亲亲x1

喻郗捧着林清虞的脸,林清虞耳垂红透了,嘴角也不自觉勾起。

有钟凌傻傻的不懂反抗的羞涩、商冽的老实,还有楚未独有的温柔、顾郡清冷的气质。

昳丽的泪痣像漆斐,深情又羞涩的桃花眼好像是秦尔在注视他。

喻郗这才有,原来这就是本体,的实感。他又膝行几步,靠近林清虞,亲了亲那颗泪痣,软乎乎地委屈道:“林清虞,我好想你。”

“都一周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不是说好了回来就见面吗?”

喻郗的目光总让林清虞感觉他在透过他看另外一个人。

是在想那些切片吗?

林清虞心里有些难受,却也老实解释:“因为要融合,所以昏睡了一段时间。”

喻郗更心疼了,“疼吗?”

林清虞没有梦里的病娇,反而像只软萌的修勾,可可怜怜,让人想抱抱他。

喻郗也抱了,手脚并用地缠在男人身上,缩进男人的被子里。只露出颗忧心忡忡的脑袋:“林清虞,你需要休息。”

“快进来,我陪你一起睡。”

喻郗说完就把脑袋缩回去了,他等半天没等到男人的动静,又探出头,就看见林清虞失落地低头坐在床边。

喻郗去牵他的手,“你怎么了?快进来呀。”

林清虞犹豫地,难过地说:“少爷,少爷刚才是在看着我想别人吗?少爷只喜欢那些切片,不喜欢我,对吗?”

他表情脆弱,好像如果喻郗说是,好像天就会塌下来一样。

喻郗:???

喻郗一脸迷惑,“你乱说什么?”

“我哪里不喜欢你了?”

“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