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

第215页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可就是这一瞬,昏昏暮色苍穹映入慕之明眼帘。

他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

久到他都记不清的以前。

他站在大漠边疆小镇朔风凛凛的城墙上,有人曾和他说过这样一句话。

“只要我在你身旁,一定接住你。”

刹那,耳边风乍起,伴随着嘶鸣马声。

摔下去确实是疼的,但没有慕之明想象中的那般疼,因为他的背没有触及坚硬的土地,而是一个怀抱。

怀抱不温暖,因为抱住慕之明的人身着沾血寒意森森的坚硬银镜铠甲。

慕之明掉下来的冲力砸得两人身下的马儿踉跄嘶鸣眼见要摔,那人抱紧慕之明,果断弃马,跃下马背,护着慕之明在地上滚了两圈,终是稳住身子。

“有没有受伤!?”顾赫炎眉头蹙紧,揽起慕之明,一向清冷寡言的他,这句话问得又着急又心疼。

慕之明愣愣地看着他,仿佛认不出人似地。

“是不是摔疼了?”顾赫炎自责,“对不起,是我来迟了。”

慕之明终于有了反应。

他冲过去,似恨不得将其嵌入血肉中地紧紧抱住顾赫炎,不顾颜面地嚎啕大哭起来。

第168章 他会说到做到的

无论前夜发生了怎样惊心动魄的事,第一缕熹微晨光还是一如往常那样落在了太和宫门上。

整肃一夜,贤王傅济安强作镇定,咬牙坚强,担起了安抚众人、清理叛军、赏功罚罪的责任。

无人对他的决策有异议。

觉得皇宫血气太重,顾赫炎在平息叛乱后立刻托下属将燕国公慕博仁和慕之明送回慕府。自己遵贤王傅济安之令,抓捕逃跑的叛党,以免其作乱伤人。

慕之明短短几个时辰经历了大喜大悲,又在记忆混乱时被人打晕,整个人如今神志不清、精神恍惚,回到慕府后一直呆愣愣,旁人问话也不答,要给他看伤包扎手腕也不肯,就低着头依靠在床榻上,忽梦忽醒,浑浑噩噩,好似个断了线的人偶,把家人们急得不行。

顾赫炎闻讯,将抓捕事宜全权交给郝天勤,即刻赶回慕府。

已是午时,厢房内围着一群人,闻鹤音、大夫、侍奉的婢女皆在,龚氏端着一碗清粥,坐在床榻边,舀起一勺轻声哄着慕之明:“乖离朱,吃些可好?”

慕之明许久才反应过来得回答,缓缓开口,目光涣散,声音全是疲惫,好似一句话能耗费他全部力气:“娘,我吃不下。”

龚氏叹道:“你不愿吃,娘不逼着你吃,但至少让大夫看看你的伤情啊。”

慕之明沉默片刻,木然地点点头。

大夫连忙上前,替慕之明包扎固定好脱臼的手腕,随后要检查他身上其他伤着的地方。

正是此时,厢房门被打开,一人疾步走了进来。

闻鹤音眼疾手快,拽走慕之明面前的大夫,将他拉到一旁。

大夫手里还拿着棉布和药膏,正懵着呢,见一人走到慕之明,在床榻边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

顾赫炎未着盔甲,穿着素净简朴的乌墨衣裳,他风尘仆仆,若不是身着黑衣怕是衣裳还能瞧见血迹。

他握住慕之明的手,眼神焦急,语气不安,说话声极轻:“我来了,你还好吗?”

被宽厚温暖的手掌握住的一瞬,慕之明有了反应。

他抬起头,眼神聚集定在顾赫炎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