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亮剑之军工系统

第1章 美国造冲锋枪?扯蛋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小偷别跑!”

“小子诶,下辈子别多管闲事,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嚓。

啊……

宁波卒,享年23岁。

当宁波再次恢复意识时,吃惊的发现自己不在病房而是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青山绿水、土墙茅屋,还有正对着新兵训话的一营长张大彪……过了好一会儿宁波才明白过来,这不就是自己看过好几遍的电视剧吗?

宁波,姓宁名波,是个退伍军人。

这名字的优点,是宁波从来不用担心自己会把名字和籍贯弄混。

它的缺点,就是别人总以为宁波把名字和籍贯弄混。

宁波打量了下自己。

灰布军装,左胸长方形胸章及臂章都写着“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独立团”的字样。

武装带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挂。

绑腿倒是打得很整齐,草鞋底都快被磨平了,鞋绳间的空隙露出乌黑的脚趾。

摘下军帽看了看,两颗黑纽扣上一个“青天白日”帽徽。

再看看周围,宁波有些懵,自己这是在做梦还是咋的?难不成还要跟着那个既会立功也会惹事的李云龙一起上战场了?

一段记忆跳进宁波脑海,这让宁波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叫王学新,十九岁,东北人。

鬼子在1931年占领东北三省时就全面推行日式奴化教育,日语成了必修科目。

王学新因此整整学了八年的日语,到几个月前逃到山西时那日语早已滚瓜烂熟了,甚至还带着点正宗土味,就连日本人都听不出半点异样。

因此王学新一加入八路军就被编入敌工部做翻译。

所谓的敌工部,就是负责开展敌军工作争取和瓦解敌军的专门工作部门,做的就是政治宣传、策反、或者用日语朝小鬼子喊话之类的工作。

宁波暗自庆幸,干这个至少不需要直接上战场与敌人面对面拼刺刀,这可以从空空如也的武装带可以看出来,否则以王学新这副营养不良的小身板,三两下就被日本人给解决了。

另一个让宁波感到高兴的,是他再也不需要用地名做自己的名字了。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朝王学新吼道:“小东北,小东北!给老子过来!你他娘的木在那发什么愣哪?动作快!”

“啊?哦……”王学新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小东北”就是自己,特么的不仅逃不掉以地名当名字的悲催,还从原来的一个市变成地区。

李云龙一边进屋一边回头看了看,见小东北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就忍不住来气,他娘的独立团从上到下哪个不是响当当的汉子,唯独这个小东北一听要上战场就蔫不啦唧像霜打的白菜似的。

昨天被鬼子偷袭时这家伙还窝在床下不出来,真他娘的丢人!要不是会几句鬼子话有些用得着的地方,早把他踢出独立团了!

进了屋,李云龙往炕上一坐,就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小本本递给正挺身敬礼的小东北,问:“这是在战场上捡到的,上面密密麻麻写的全是鬼子话,看看都写了啥?”

王学新接过本子翻开一看,回答:“报告团长,这是日本人的日记本,写的是……”

王学新翻了几页,接着回答道:“说的都是想老娘、想婆娘啥的,俺给团长念念?”

“去去去……”李云龙不耐烦的朝王学新挥了挥手:“该干啥干啥去,一点鸟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