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里有女初长成

第二百三十五章大白脸和金柱 (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bigeku.com

兰花花本来以为大冬天的,砖窑场又地处偏僻,不会出幺蛾子,但她错了。

开会回来的第二天,是个好晴天,马大庆闲不住,招呼大丑,三驴子,老油条牵着两条大黄狗,带着土铳进了山。

这正是撵兔子捉山鸡的最好时机,那些野物儿又饥又渴,只是厚厚的积雪,像柔软的棉花。

野物儿一跑,常陷在雪地里动弹不得。

兰花花正在家里烙煎饼,就见三驴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来,

“姑姑,快,快,窑场里出幺蛾子了。”

兰花花吓了一跳,“甚哩?”

“是个大幺蛾子,刚才我和俺姑父路过芦苇荡,看见一群人围着老德顺,他被人逮住了。”

三驴子说着,也不客气,拿起一张煎饼就“咔咔”地吃起来。

“因为甚?谁逮的?这孩子,办事毛毛躁躁的,说话也说不囫囵。”

“姑啊,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俺姑父上山去了,我还要追他呢。”三驴子又拿了一张煎饼,走了。

兰花花一听,连忙熄了火,披上大棉袄就朝芦苇荡跑。

这事和大白脸有关。

大白脸何需人也?具体名字无从得知,只知她是芦苇荡对面的老鸹坡人,他的丈夫叫万斤油。

大白脸长的美,还比万斤油小了二十几岁,这是个报恩的组合。

在那个饥饿的岁月,大白脸才十七八岁,她的父母亲都饿死了,临死时给她留了一把棉籽,让她出去寻个好人家,找一条活路。

大姑娘脸皮薄,她走到了老鸹坡,別说自己寻个婆家,就是讨饭她也张不开口。

反正,那时的人都没吃的,有时走着走着,就一头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人在饥饿的时候,对食物的味道特别敏感,不知不觉的,她来到了一个小小的食堂。

透过窗户看过去,几个人正在喝饭,不过她不敢进,那时虽然挂着一个食堂的名号,但里面也是稀的照出人影的野菜粥,就这,每人小半碗。

大白脸不敢要,就在房子后面默默的守着,不料一阵眩晕,她倒了下去。

三年大旱,饿不死大师傅,在饥饿的岁月,厨师这可是个好职业。

虽然万斤油只是个半路厨师。

这儿以前有个正儿八经的厨师,姓郑,怎料,这郑厨师虽说姓郑,但并不正经,老是私自把厨房里的东西朝家里带。

郑厨师也有苦衷,他爹妈都饿死了,他不想饿死老婆和娃儿。

头头见他屡教不改,一怒之下,让他卷铺盖滚犊子了,这次,头头放出话来,要找一个毫无牵无挂的人来干。

万斤油符合条件,一人穿暖全家不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光棍汉一个。

就这样,光棍汉万斤油得到了这个肥差。

也许,人不该死总有人救,一切皆在幂幂之中,万斤油正刷着锅,一阵尿意袭来,他连忙去屋外小便。

拐过屋角,他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女子,万斤油一看,就知道是饿的。

这在当时太平常了。

万斤油急忙弯下腰,试了试,幸好,她还有微弱的鼻息。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万斤油一时善性大发,急忙跑到了屋里,舀了半碗刷锅水端了出来,一点一点地滴进她的嘴里。